蚊子漁港 世界第一

  台灣海岸線一千五百六十六多公里,漁港數目竟然高達二百三十一處,平均密度達六.七八公里/處,而澎湖地區之密度更是高達四.七七公里/處,居世界之冠。以台灣的漁業規模與產量而言,這樣的數量確實「太超過」,不僅是一種投資浪費,大量的水泥設施更破壞了天然海岸線,對當地海、陸域生態造成無可彌補的損害。

  漁港為漁業發展的根據地,也是維繫漁村經濟與漁民生活的重心,除了保障颱風及季節風來襲時,漁船及漁民生命財產的安全外,也提供漁船整補、漁貨拍賣及送往消費市場的場所。對於出海作業的漁民而言,漁港讓他們有腳踏實地回到家的真實感覺,在傳統台灣歌謠裡漁港更是上演悲歡離合的舞台,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許多漁港設立之初,或因為選舉、政策考量及設計規畫與施工的不當,導致漂沙入侵而嚴重淤積港區泊地,使得花費數億的漁港功能上喪失殆盡,漁民亦未蒙其利。最著名的例子有基隆的和美漁港、台東的大武漁港、花蓮鹽寮漁港等。位於宜蘭的烏石港、花蓮南濱的花蓮港、淡水的台北商港,也同樣在「突堤效應」下,造成港內沙堆淤積,而原有的沙灘卻被嚴重侵蝕的現象。
  更離譜的是,政府斥資近百億興建的安平暨高雄興達遠洋漁港,完工後竟然發生沒有漁船停靠的窘境。而官方卻僅僅以一句「國際遠洋漁業環境改變」輕鬆帶過,卻刻意掩蓋當初政府規畫時欠缺專業的考量與設計的錯誤。
  馬英九總統在大選期間也特別提到台灣漁港密度太高,使用率卻偏低,只有二十五%到四十%,並承諾一旦執政,將編列一千五百億農漁村再生基金,八年內至少活化二十座漁港。為了實現諾言,新政府上任後積極推動漁港多元化利用,發展賞鯨、海釣、藍色公路等海上觀光遊憩活動。而各地方政府鑑於觀光魚市的興建較容易看到成果,也紛紛要求中央政府補助設立觀光魚市、展售中心、情人碼頭等。
  然而實地走訪發現,過去所設立的觀光魚市、展售中心等由於同質性太高且缺乏內涵,往往停留在強調「俗擱大碗」、「新鮮現撈」,僅為滿足遊客口腹之慾的層次。加以攤位租金昂貴、管理鬆散且周邊環境雜亂等等,對遊客吸引力遞減,所產生的效益遠不如預期。除了極少數經營的還算成功外,多數觀光漁市不是咬牙苦撐(如南縣將軍港的商家等),就是像高雄前鎮港、屏東海口港觀光魚市般因乏人上門而停擺。
  以台灣的地理環境與漁業規模有無必要在高雄與台南如此靠近的距離,均設置遠洋漁港這是很容易判斷的。何況國際遠洋漁業環境的改變不會是一夕造成,日本政府早在一九九○年代中期即將發展重心從遠洋漁業移往沿近海並強化水產養殖;而我國的漁業主管機關並沒有提出相對的因應策略,仍然不斷鼓勵遠洋漁業的發展,才會造成漁業今日的進退失據。
  其實,政府可以日本漁港暨漁村建設為參考藍圖,致力於經營策略改善、加強攤商的管理、凸顯當地漁業特色、結合漁村文化創意及提升國人食魚文化,以免重蹈覆轍,留下更多的蚊子漁業公共設施與罵名。
  日前新就任的監察委員前往南市巡察地方建設,蚊子漁港問題再度受到關注。過去監察委員對於漁港公共設施大幅閒置,浪費民脂民膏的施政缺失,只是輕輕舉起,竟然沒有一位官員為次此負起應有的責任。如今新開張的監察院,在王院長要掃除貪瀆重建官箴的宣示下,讓老百姓對監察院重新燃起一絲希望。新就任的監察委員在實地瞭解蚊子漁港的種種缺失之後,恐怕不是一句「很可惜」就可以向人民交代的。監委們即便不能打老虎,拍拍蒼蠅總還可以,千萬不要告訴人民您連蒼蠅拍也沒有吧。
中國時報時論廣場╱台灣大學農業經濟系兼任教授李武忠

longman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